新加坡竹林寺
Web site address | Contact way  
 
环球新闻
世界佛教
狮城佛教
竹林专栏
公益慈善
精彩回顾
公告栏目
 
 
新闻搜索
  
最新发布
 
浏览排行
 
新加坡竹林寺 > 新闻 > 狮城佛教
新加坡佛教坚守正法弥足珍贵
编辑:foolbear 来源:凤凰佛教 发布时间:2015-9-17 7:51:56 阅读次数:

  2015年9月15日深夜11点,“海上丝绸之路佛教与文化之行”代表团抵达新加坡。刚下飞机,扑面而来的潮湿与闷热告诉团员们:热带欢迎你!

  北纬1度,地地道道的热带近乎常年恒温,新加坡“国父”李光耀先生有句名言:“冷气是人类最好的发明。”常年的酷暑如果不是现代文明制冷技术的广泛应用,建设这样一座井井有条的城市国家几乎是不可能的。车行在著名的东海岸快速公路上,映入眼帘的是李光耀亲自选定、从南美引进的雨树,高大舒展的枝干,伞状的树冠,以及细如峨眉的树叶都向我们展示着南洋的异邦风情。我们为期四天的新加坡之旅就在这样的夜晚悄然展开了。

  9月16日上午,“海上丝绸之路佛教与文化之行”代表团参访了新加坡佛教总会和新加坡普觉禅寺。拜访新加坡佛教代表人物之一广声法师。在交谈过程中,广声法师特别谈到新加坡佛教与中国佛教如此亲密的血肉渊源。

  据广声法师介绍,在新加坡佛教总会的发展历程中,宏船长老、隆根法师两位不能不提。宏船法师(1907—1990年),新加坡光明山普觉禅寺住持。原籍福建晋江,早岁披缁。后赴南洋,开办新加坡光明山普觉禅寺。历任世界佛教僧伽会副会长、新加坡佛教总会主席等职。法师精风水堪舆之术,颇为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所知遇。1990年安详舍报,享年八十四岁。法师一生致力于宏法、慈善、教育事业之推动。和中国大陆佛教界亦来往频繁,与班禅大师、赵朴初先生都有着深厚交谊,对大陆佛教寺院之重建亦颇为关心。

  新加坡佛教总会前任主席隆根法师(1921—2011年)江苏泰州人,是近代高僧守培法师的徒孙,但守培法师因为震华法师的圆寂,不怎么收弟子,隆根法师虽然是徒孙,受的是弟子教。新加坡很大程度上承载着守培法师精神,创办佛学书局,广泛流通经教讲义,都由隆根法师推动。南洋佛学书局是隆根法师于1963年在马来西亚槟城创办的佛学书局改组而成,成立五十年来,先后刻印了《守培法师全集》、《演培法师全集》等书,时至今日,仍然是新加坡影响最大的佛学书局。

  新加坡与中国佛教界的密切关系不仅体现在人员的互通有无上,还体现在同文同种的文化心理认同上,无论是宏船法师、隆根法师还是广声法师,都曾多次回到中国,回到他们的祖籍地,朝拜祖庭。可以说佛教无国界,但僧人有认同。基于这种认同,在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新加坡佛教界积极响应太虚大师的号召,向国内捐钱捐物,支援中国人民的伟大抗日战争。太虚大师曾在星嘉坡总商会发表专题演讲《南洋华侨与宗教》,其中有一段动情地提到:“南侨筹赈总会的组织和工作,更是空前所未有的奇迹。以南洋包括马来亚、英荷属东印度、缅甸、暹罗、安南、菲律宾之广泛区域,散布以上各地之侨胞众多,约一千万以上,居然能在南侨总会组织下,成立普遍之组织。就我在缅甸游行之所见,竟普及了华侨所在的每一村镇,努力推行赈济祖国之工作,此乃空前难得之事!”

  太虚大师在新加坡受到的感动绝非空谈。七十年后,我们踏着大师的步履,再次来到新加坡。由衷的感慨:大乘佛教在这里的宏传传递了太多的正能量。反而正向影响了中国大陆的佛教界。事实上,位居太平洋、印度洋交界咽喉要到处的大乘佛法中心,如此重要的位置,在今天说来,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由于复杂的政治、历史原因,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现在都已逐步演变成了以伊斯兰教为主的国家。而夹在两者之间的新加坡,却能使得汉传大乘佛教在这里扎根,我们不仅要问:其原因何在?

  我们认为,长老们通过努力仍然能够建起大乘法幢的重要原因便是兼容并包、多元并存的城市国家——这与在这周围曾经存在过的室利佛逝遥相呼应——太平洋进入印度洋的唯一通道,高僧求法无不从这里过,唐代的义净三藏曾长期待在室利佛逝各地学习语言和佛教理论。他从印度取回了五十余万言的佛经,也曾长期存放在室利佛逝,后来遇到合适的因缘才将之运回广州。

  的确,现在的新加坡仍然大乘佛教中心地带,印度已经衰落,在这种背景下,它是非常难得的一块净土,尤其是在面积这么小的城市国家,以多元的形式存在,不光是大乘佛教事业十分广泛,僧人们从社会教育等方方面面深入到周边群众的生活里去,促使了整体国民素质在传统文化修养方面为世界各国所称道。

  新加坡各个宗教之间的包容。佛教虽然以大乘佛教为中心,但实际上也兼容并包各个宗派,各个宗派人事往来频繁。新加坡展示出一种很新的气象,不光宏船法师从这里开始影响世界各国,新加坡佛教界大力培养往来于大陆和海岸诸国的中青年法师,扶持他们的成长,由此开始逐渐由新加坡传向四面八方。对于十方丛林的坚持是新加坡佛教得以坚持的重要愿意,哪里的外来僧侣在这里都可以挂单入住。对其他丛林、其他宗教所形成的胸襟、胸怀,兼容并包的气象。

  “海上丝绸之路佛教与文化之行”第一程直接参访了仍然还在延续南天奇迹,甚至是一种孤芳自赏的大乘佛教的存在,这块净土绝对是稀有难得的。本来周边各种宗教流行杂糅的现状,没想到在新加坡依然还能有这样一个正法城还在住持。别的且不论,如果没有南洋佛学书局编印的《守培全集》,我们现在学佛的精神气象就会截然不同。

  从转道老和尚,到宏船法师,再到隆根法师,一直到今天的广声法师,新加坡佛教总会所串联起来的诸位大德,让人心生敬仰。新加坡的社会气象中产生出了一种社会和大乘佛法住持之间相辅相成、水乳与共的局面。大德积极造福社会,社会积极护持大德。长老展示成就的一面多,让信众生敬仰。在祖国的南天清净地住持着一块大乘佛法的净土,在马六甲海湾这是唯一的。这块唯一的大乘净土似乎也在频繁地呼应着当年室利佛逝大乘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最近更新  |  站内搜索
NO.817 Bukit Batok West Ave 5 singapore 659086
备案序号:闽ICP备09043184号 Copyright 2011-2016 竹林寺 Zu-Lin Temple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